第一千天的时候

By Lart, 2018-04-04

来自pexels.com

今天是我们共处的第420天。

一年多以前,我花了一大笔钱,从那个落魄科学家那里得到了她。

那时他正要离开这个国家,急需出手这些带不走的东西。而我却因为没有离开的渠道,只好准备了另一种生活的方式。

哦,应该说是——苟活的方式。

我拿到了他们的一些补偿,被安置在了原来废墟不远处的新城。虽说新城,实为旧时拆迁尚未拆掉的旧楼。但是水电齐全,尚可安顿。

有时候和她坐在一起,我就在想,这会不会是个梦?

倒真像个梦啊。

他们那时已经打了好几个月了。战争总是激烈的,死了好多人。

邻居家老太太的小孙子,多么可爱的一个小孩子,刚要准备上小学,却说没就没了。还有街角超市的那个漂亮的姑娘,她好像年末就要结婚了吧?

当然,还有我们家里的人,以及,她的一切。可惜,我活着。

看着坐在前面的她,不禁一阵恍惚,鼻头骤然骤然一酸,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出来。

她递过来了一张纸巾。

我看向了她。她的眼睛里泛着光,那是屋里灯的光。光芒背后的颜色却是真的好看,是那种令人心静的蓝色。

那个科学家,还是很有想法的。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。估计也一般吧?

看着她,心里有些异样,但是说不上来。

屋里很暗,仅有几盏灯亮着。家里窗帘很厚,足以隔绝一切。

我已经准备好了所有东西。

我笑了笑,伸手顺了顺她的头发。

她也笑了。

这是我们相遇的第500天。

记得我们刚刚相见的时候,说了好多的话。不过,若是说具体说了些什么? 哈哈,已经记不得了。毕竟都过了这么久了。 是啊,这么久了。该说的都说了,便就没话说了。

毕竟,她只是个机器人。

看着坐在对面充电的她,我心里忽然有点不开心。 但是每当我抬起头来,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,就会觉得有一股难言的情绪弥漫在心里。 记得当初,她也是类似的姿势,坐在我的面前吧?

战争啊。战争,唉。

看着紧闭着的窗帘,目光一滞,便又转开了。自那之后,这帘子就没有打开过。不喜欢太阳。因为感觉那刺眼的光,砸在心上,好生冷漠。

第500天的夜和第499天的夜一样,去的轻轻,来的匆匆。

屋外传来一些脚步声和低声细语。估计又是在讨论着当前的局势。

这个房间,应该会安全一阵子的吧。

外面是什么样子,我已经不知道了。

但是,那重要么?

记得战争刚开始的时候,她就和我说过,要是有事,就赶快跑,越远越好,最好离开这个国家。可是谁又能离开呢?

后来,局势越来越混乱,难民也越来越多。这个国家里,能去的地方,也没有几处。没想到我们倒是又挤在了一起。

那是个尴尬的时刻,双方家里人那时倒都还在,互相打过了招呼,也就没有再说话。

只记得,在离开的时候,她回头看了我一眼。当时的情形,已经记不清楚。但是,那一次回头,却让我再也忘不了了。

忘不了了,因为一切都终止于此。

戛然而止。

敌人的战机飞过了这里,他们的炸弹质量不错,嗯,确实,就是没炸死我。

但是,为什么却让其他人都死了?可是,这个问题,我该问谁?

没得问,就没的说咯。

已经到了夜晚,依旧留着一缕光。

半夜里往往会醒过来,没有了这缕光,很不踏实。那次事情留给我的礼物,或许也就是这做噩梦的义务了。

第800天,转眼就到了,就像之前的第700天那样。

看着墙上密密麻麻的“正”字,整整齐齐排了40行,竟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成就感。

成就感,虽然有点夸张的感觉。但是在这个时间点,倒也确实可以说得上是一种“成就”了。

但是总是隐隐的有些感觉——只是感觉说不清楚——让人很不安稳。

噩梦更加频繁了。

这是第999天的结束,亦是第1000天的开始。

新的生活又将开始。

所有的一切都将获得新生。

我还没有睡。今天估计是不会睡了。

把自己埋在沙发里。看着端坐在那里的她,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过。

每天都在回想着过去一切。每次看到她,想到的也是过去。真也不知道这样的生活究竟有怎样的意义。

苟延残喘?白日做梦?

站起了身子,走向了这个已经陪伴了我已经九百九十九天的“人”。看着她完美的皮肤和身材,我已经没有了最初时那样的满足与幸福。

记得最开始的时候,即使是坐在那里,静静地看着她,什么也不做,也是无尽的欢喜。

在她的“生命”的最开始的时候,我从她身上获得了新的快乐与激动。那种久违的,总被我觉得早已丢失了的情感,自从见到了她,仿佛一切都活络了过来。

这该以怎样的状态来形容呢?

仿佛就像是被丢弃在了一片荒野后,发现周边什么生命也没有,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苦苦挣扎。忽然有一天,有了一个新的、可以和你说话的——尽管大多数是我问她答——类似于“人”的生命个体,来到了你的身边……

感觉一下子,一切都开始有了色彩。

想着这些混乱的东西,手已经摸到了她的脸颊。

此时的她是没有意识的,今天她已经活动了太久,储备的电能早已消耗干净了。

她的脸上的皮肤,软软的,绵绵的。触感很好,各方面都是完美的。可是却唯独有一点,却让我一直会在摸着她的皮肤时,不自觉地在脑子里跳出来“她不是人,她是机器人”的想法。

——她的皮肤没有温度。

手已经探到了她身后的电源插口上。没有什么迟疑,顺着就把电源拔了出来……

看着她的脸,我脑袋空空的。

回过头,顺手把窗帘扯开了。

天正亮。

一缕微光在窗帘拉开的同时,急不可耐的冲了进来,而紧随其后的无数光芒,瞬间席卷了整个房间。

远处的朝阳正雀跃着,欢呼着。仿佛在竭尽可能得为她的新客人展示着自己的所有的美。

就是这一天了,广播里说的就是这一天。

遥远的天空中,一点光芒急速飞近……

随后,整个世界都安静了。